太空医院阅读答案及赏析 - 在线阅读版

 21太空医院

  当我醒来的时候,已经置身在一个奇异的环境里了。我不安地躺着,断断续续地回忆起发生的一切。
  昨天,也许是今天上午吧,我工作的加油站突然发生了火灾。我赶紧冲进机泵间,关掉了总开关。突然,一条火舌在玻璃门外舔了一下,只听得“轰隆”一声,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……
  我努力思索着,想从记忆的仓库里,再拣出些零乱的回忆来。可是干裂的嘴唇发出了火灼般的疼痛,我口渴,想呼喊。说来也奇怪,天花板上的一只方瓶慢慢转动了,从瓶里冒出一根细长的塑料管,朝我嘴里伸来。顿时,一股清甜的饮料注进我的嘴里,我感到浑身舒服。我是在梦境里吗?我不由得怀疑起自己来了。
  这时,听到一个温和的声音:“别动,你的伤口还没长好呢!”
  我困惑地转过头,一个戴着口罩的白衣大夫飘飘悠悠地移到我身边。他笑吟吟地开口了:“怎么样,疼吗?”
  “不疼,我想起床看一看。”
  “你现在不能起床,如果觉得不舒服就想着翻个身吧。”
  简直开玩笑,我挣扎一下都不行,哪能那么容易翻身?
  “如果你要朝哪个方向翻的话,只要脑子里想一下就可以了。”他说。为了跟他讲话方便些,我想朝右边翻个身。真奇怪,我刚想完,忽然有一股神奇的力量,把我推了一下,我很容易地转了过去。
  “请问,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?”我迷惑地问。
  “哈——哈——”他笑了起来,“这里是‘太空医院’。”
  “太空医院?”我喃喃地重复了一遍。
  “是呀,你的病情很严重,烧伤面积很大,在太空医院治疗,要比在地球上治疗快得多,效果也好。”
  “什么,医生,难道我不是在地球上吗?”我诧异地问。心想,难怪他走路那副模样。他笑了笑,没有回答就出去了。
  像铁箱子一样的房间,又恢复了原来的宁静。我转动着脑袋竭力四顾,想弄清眼前的“谜”。
  突然,一个奇怪的景象使我大吃一惊。原来我并不是躺在床上,而是被几根很细的尼龙丝扎住四肢,直挺挺地悬挂在空中。这时,我更加相信,我的确是在太空医院里,这里没有地球的吸引力,一切东西都失去重量,在空间飘游着。
  我正想着,那股神奇的力量又推了我一下,这是怎么回事?我可没有想过翻身呀,我怀疑着,只觉得手臂给什么东西刺了一下。我调过头一看,原来是天花板上的另一只小方瓶,从里面伸出一根带针头的注射器,在给我打针呢。
  不知是什么时候,我又睡着了。当我醒来的时候,那个戴口罩的白衣大夫已经站在我的身边。他从包裹里拿出一把特殊的小刀,在我面前晃了一下,说:“不要怕,不疼的。”说着,轻轻地从我的脖子到肚脐的地方划了一刀。这时候,我浑身感到像松了绑那样轻松。
  “你现在可以把身上的这层乳白色的保护膜撕掉了。”他指指我胸前,我低头一看,哈,被刀划破的地方,像解开了纽扣的衣服一样,敞开着。
  “大夫,这是啥东西?”我把脱下来的“衣服”递给他时问。
  “这是在抢救的时候,给你涂的保护膜,这东西不但能防止细菌感染,更主要的是能促使伤口生长新皮肤。”他接过“衣服”继续说,“过去,一般烧伤面积较大的,都用植皮的方法,把正常的皮肤移植到伤口上,用这种方法治疗的时间长,而且在取正常皮肤的时候,病人要承受痛苦。”我认真听他的介绍,并不时偷偷注视我胸口长出的新皮肤。他几乎没有注意我的细小动作,仍滔滔不绝地讲着,“烧伤病人在太空医院治疗是最理想的,这里绝对没有细菌,不用担心细菌感染,也没有地球吸引力,病人可以舒服地悬在空中,伤口不会接触到被褥等东西。”可是,为什么我躺着的时候,脑子想翻身就能翻身呢?我把这个问题提了出来。
  他认真地说:“这就叫生物电流控制。人的大脑在思考时,放出的微弱电流,即生物电流会发生变化。天花板上的这些仪器,能听从你大脑发出的生物电流的指挥,你想干什么,只要和它内部储存的信息相一致,它就开始工作,比如:喝水呀,翻身呀……”他又从包裹里取出一套我的干净衣裤,“你进院五天了,根据你的情况可以出院了。”
  这时候,广播器告诉我们,来自地球的交通飞船,马上就要停靠了,叫回地球的人作好准备。
  播音刚完,医院花园的一边,打开了一扇圆形的门。白衣大夫拉着我的手,一直把我送到门口。


课外读物  https://www.kuaiwen.net/kewai/
本文档由 kuaiwen.net 于 2019-01-04上传分享